大东部地区的各个城镇都充满了童话色彩,尤其是最东部,曾经的阿尔萨斯 (Alsace)地区。五颜六色的木筋房上挂满了圣诞饰品和彩灯,温馨的小木屋卖着香气腾腾的热红酒,如果正好遇到漫天飞舞的雪花,那么恭喜你掉进童话镇了。在这些童话小镇度过圣诞节将是一件多么梦幻的经历啊!我们这次就从圣诞节出发!

  斯特拉斯堡是法国大东区的首府,也是阿尔萨斯地区的文化中心。我们更喜欢亲切地称她的小名——“斯堡”。而斯堡最令人念念不忘的是那充满浪漫色彩的圣诞集市,你对梦幻的所有期待它都可以给你呈现!

  法国最强圣诞集市,那必定是斯特拉斯堡了。作为圣诞节的首都,在11月26号的夜晚点亮华灯,各家店面每年争奇斗艳的时刻就正式开始了!每当店铺橱窗闪闪发光,街道两旁的树枝上挂上了“点点繁星”。一年一度斯堡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又到了,斯堡的集市可以足足逛上一整晚,伴着肉桂和热红酒的味道……让我们从头说起:

  斯特拉斯堡的圣诞集市是历史最古老的,起源于1570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全法境内只有斯堡一家有圣诞集市。在圣诞集市入口处会发现这个词:Christkindelsmärik 的灯牌,这是方言阿尔萨斯语,“圣童耶稣集市” (Marché de lEnfant Jésus)的意思。

  在一战结束到二战爆发这段战间期,社会动荡让圣诞集市的规模有所缩小。到了20世纪初商业开始发展出现了香水、珠宝等装饰品,圣诞集市上的摊位也丰富了起来。从1991年起斯堡的集市回归“初心”,以大教堂广场为中心向老城区蔓延。

  2021斯堡圣诞集市的主题为「点亮星空」,集市们分布在13个广场上有大约300个小木屋摊位,真的用一天都逛不完!除了必逛的布罗伊广场 (Place Broglie)最古老最传统、最隆重的 Christkindelsmärik 集市,如果还有体力再精选几个来逛逛吧!

  斯堡的圣诞标志离不开克勒贝尔广场 (Place Kléber) 的圣诞树,30米高的超大圣诞树,每年带着诚意满满的装饰物成为斯堡「圣诞之都」的标志。通常情况下,这颗冷杉树是全法最高的圣诞树了。沃邦拦河坝( Barrage Vauban),1,2,3,4…我们一起点亮星空,每周六晚18h去沃邦拦河坝看演出吧!罗昂宫露台广场(Terrasse du Palais Rohan),这里有阿尔萨斯美食市集 (Marché des délices d’Alsace),吃货的小伙伴们可别错过。小法兰西的路易兹维斯广场 (Square Louise-Weiss),小法兰西(Petite France)运河两旁的木筋房和鹅卵石道本就是绝美风景,小广场上的降临期小镇 (Village de l’Avant) / 节后小镇 (Village de l’Après) 从11月26号一直营业至1月2号,节日相关的好物这里都能淘到!

  没有圣诞节加持的斯堡,也有着独一份的魅力。走在斯堡的大街上,你会听见路上的行人有的说着法语,有的说着德语。这里曾是历史上法德长期争夺的要塞城市,来到这里你会感到既熟悉又新奇,法式和德式的文化冲撞令斯堡的魅力独一无二。

  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吸引了很多欧盟机构在这里安营扎寨:欧洲委员会、欧洲人权法院、欧洲反贪局及欧洲议会等多个欧盟合作组织都来到斯特拉斯堡设立总部。因此,如果我们放眼欧洲, 斯特拉斯堡的政治地位是不容忽视的, 人称“欧洲第二首都”。

  说起斯堡的标志,人人都会想到老城中心直入云霄的绿色尖顶建筑——那正是斯特拉斯堡圣母大教堂(Cathédrale Notre-Dame de Strasbourg)。

  这座巨大的教堂,从11世纪到15世纪,建了400多年,高142米,曾在227年之间以高度称霸全球(1647-1874)。这高度全靠教堂的单个塔尖撑起,听说原本计划是建两座对称的塔楼,也符合教堂建筑的规范。不过这工期都拖了400年,什么金山银山大矿山都给吃空了,于是,大教堂就成了今天看见的“独臂英雄”。不对称的美也可以称作“留白”,让斯堡大教堂的辨识度是同类教堂里拔尖的。

  教堂的外立面不要太美。直线上升的墩柱和纤细的束柱将人们的目光引向天空,浮雕布满每一道线条,层层叠叠,无穷无尽。孚日山的粉红色砂岩在阳光下红的耀眼。仔细观察着教堂外观,一不小心半天就过去了。而内部走的是神秘高雅风,都说这哥特式教堂是故意用建筑手法营造出神圣感,以高为美,必须要令人一进去就感受到自我的渺小,而对神更加敬服。每每走进大教堂,那种巨大的距离感令人不敢亲近,只能服气。如果再碰上教堂的庆典,奏响管风琴,更是有种原地飞升的错觉。

  穿越回来,精明的现代人早已不愿为这样耗资极大的宗教工程买单了。而人和建筑,人和环境的关系经过了这500多年的发展,也拥有了全新的面目。

  大教堂周边还是个博物馆密集区。如果逛完大教堂,你还能一口气逛完典藏中世纪和文艺复兴宗教建筑部件的圣母院建筑博物馆(Muséede lŒuvre Notre-Dame)和包含三所博物馆的罗昂宫(Palais Rohan):考古博物馆(Musée Archéologique)、装饰艺术博物馆(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美术馆(Musée des Beaux-Arts),那真是应该去Rue Mercier街上找家馆子好好犒劳自己。

  科尔马的圣诞集市也是阿尔萨斯地区人气超高的一个。与斯堡相比,科尔马的氛围更加温馨。小城里共有四个集市同时摆开,就怕你逛不过瘾。在集市与集市之间,我们穿梭在古老的卵石路和木筋房街巷。所有擦肩而过的路人一瞬间仿佛都成了老邻居……晚上灯光一打开,更像是身处童话世界。在圣诞节的时候,科尔马的孩子们会戴上红色的圣诞帽坐在船上沿着运河在城中心的四个站点缓缓前行。他们会在寒冷的夜晚,用最美好的声音,向聚集在码头上的听众们演唱圣诞颂歌。

  即使平日的科尔马,也是一个让人流连忘返的童话世界。在科尔马不需要《如果有一天童话变成现实》这样的假设,目之所及都是童话本话。它是宫崎骏《哈尔的移动城堡》里的景观原型。悠长的巷道,彩色的木筋房,灵动的劳什运河都让它充满了绘本般的诗意。国内综艺《中餐厅》曾在科尔马上演,也带动了一波对小镇的怦然心动。

  小镇里克维尔则是迪斯尼动画《美女与野兽》中贝儿公主“家乡”,他是一个五彩斑斓的小镇。镇外面是一片绿色的森林田园,镇中这些美丽的彩色木筋房来自16世纪,连转角遇到的小教堂也是可爱至极。

  埃吉桑小镇不大,房子以城堡为中心环绕成3个同心圆街道,保留了中世纪的样貌。这里是法国“鲜花小镇/Ville Fleurie”标签下的最高级别“四花小镇”。家家户户,无花不欢。埃吉桑的历史上没有战争,所以保存得非常好。走上村中的羊肠小道,色彩缤纷的木筋房即使是在冬天也能让你的内心变得五彩斑斓。如果再偶遇一场雪,啧啧,就美到令人融化了。

  圣诞节除了大餐和热红酒,姜饼肯定是小朋友们的最爱,盖村就是姜饼 (Pain dépice) 的“首都”。这种姜味脆薄饼历史可以追溯到古罗马时代。在十字军东征的时候,由于姜是昂贵的食材,姜饼也只舍得在圣诞节这样重要的节日才被端上餐桌。中世纪时还出现过以姜饼为主题的集市,可见大家对这个“萌系小饼”的喜爱程度。

  图片来源:左图:mumsin.fr,右图:/p>

  从19世纪起,盖村制作的姜饼就开始名声大噪,直至现在姜饼不仅有传统的形状,还有更多更新的姜饼人形象。在盖村,姜饼不仅在圣诞会出现,它占据了所有的传统节日,是姜饼爱好者们的乐园。

  这里有个可爱到犯规的博物馆,姜饼和阿尔萨斯民间艺术博物馆 (Musée du pain dépices et de lart populaire alsacien),光看外表很难相信这竟然是个博物馆!它不算大只有350平,但是里面可以了解到姜饼的历史,展示了超过1万件和制作姜饼有关的物件,这是一个可以打开味蕾的博物馆,记得一定要在盖村尝尝姜饼哦!

  凭借其独有的中世纪城墙和色彩缤纷的半木结构房屋,贝格海姆成功突围,成为2022年“法国人最喜欢的乡村”的第一名!既然来到大东部地区,何不来这走走,看看它是不是你心目中的最佳乡村!

  大区的西面曾是著名的香槟区。香槟阿登地区(Champagne-Ardenne),平安夜的午夜弥撒之前,华夫饼是不能少的。在第二天圣诞节当天,孩子们的教父教母们则要给他们带来一种叫Bourde的长面包,上面会用缝衣服的顶针压出几个圆形,保佑孩子们健康成长。

  城市的标签——兰斯大教堂(Cathédrale Notre-Dame de Reims),是值得好好欣赏的。这座建于十三世纪纯哥特式风格的教堂,承载了世代法国国王的加冕礼。它拥有众多的雕塑装饰,其中最著名的便是“微笑天使”。到了夜晚的圣诞集市,140座小木屋在兰斯圣母大教堂前架起。手工艺品,美食美酒,本地特产更不会少。还可以试着坐一回摩天轮,白天可以一直望到周围的葡萄园。晚上,大教堂外立面有灯光秀,五彩斑斓的大背板在此,快吧就!

  当然节日的氛围怎么能少了香槟呢?一旦有重要的场合,香槟的出场自带王者气质。“砰!”一声,随着滋滋滋地往上冒细腻的小气泡,你会不会心花怒放?还没等你抿一口,已经上头自带醉意,满眼都是小星星……这就是香槟的魅力!

  很多人知道香槟是一种酒,却不知道它也是一种葡萄酒……更准确地说,香槟是一种,法国的、香槟区出产的、符合原产地命名保护条件的、有气泡的——葡萄酒。

  当然不是所有气泡酒都能叫香槟。气泡酒不一定是香槟,但香槟一定是气泡酒。这个充分非必要条件你记住了吗?只有法国北部香槟区所产、依传统香槟酿制法进行瓶中二次发酵,且选用规定葡萄品种制成,符合葡萄采收的时间等等严格的条件,制成的葡萄酒才可以成为「香槟」。根据1927年法律的界定,能够以香槟酒作为命名的法定产区(AOC)面积共达34,000公顷。也可这么理解,香槟酒事实上得名于香槟区这个地名,离开这里,当然不能自称为「香槟」了。

  2015年7月4日,“香槟地区的丘陵、酒庄和酒窖”被列入联合国科教文组织(UNESCO)的世界遗产名录。这份殊荣不仅仅限于香槟酒,而是一个因香槟酒而形成的独特文化生态景观。

  传说香槟的做法诞生于17世纪,由一位当地的修士Dom Pérignon创造,他被称作「香槟之父」。自18世纪以来,香槟产区的管理意识就很强。19世纪,香槟商人在市场推广中,更是不断强调香槟酒的“贵族”基因。到了20世纪初的“美好年代 Belle Epoque”时期,香槟已经拥有了全球的受众和“酒中之王”的高贵形象。

  香槟产区在地理上比巴黎还要北方,气候不比南方温暖,这里的白垩纪土壤尤其适合霞多丽、黑皮诺和皮诺莫尼耶葡萄生长,这也是今天酿造香槟的主要三大葡萄种。香槟区又分了5个子产区:最北方的兰斯山(Montagne de Reims)产区种植着黑皮诺普通,口感强劲且丰厚;马恩河谷(Vallée de la Marne)产区种植皮诺莫尼耶,将其浓郁的果香味带入了玫瑰香槟;位于埃佩尔奈(Epernay)南部的白丘(Côte des Blancs)、塞扎纳丘(Côte de Sézanne)为优雅的霞多丽提供了温床;南部的巴尔丘(Côte des Bar)培育出口感轻盈的黑皮诺葡萄。

  而同样是金色的香槟,还得分白中白和黑中白。白中白香槟(Blanc de Blancs)由霞多丽这种白皮葡萄品种制成。黑中白香槟(Blanc de Noirs)则只采用黑皮诺和莫尼耶皮诺这两种黑皮葡萄酿造。黑皮葡萄的果肉也是白色的,压榨不会过度把皮挤坏,因此酿造出来的黑中白香槟仍然是金色,但比白中白的淡金色更深一些。如果两者放在一起,可以轻易地一眼辨识出来。除了这两种金色香槟,近年来迅速窜红的粉红香槟(Rosé),它既有香槟酒的高级感,也有玫瑰般的浪漫色彩。

  香槟区有自己一套独步天下的传统酿酒法(Méthode Traditionnelle)。这是一种非常严格的制造标准。这种传统酿造法中,最特别的就是瓶中二次发酵这一步了。葡萄由手工采摘,进行压榨,第一次发酵在发酵罐中进行得到基酒。因香槟区地处北方,葡萄熟度不能保证每年都OK,因此大多数香槟不是单一年份酒,而要进行多种基酒的调配。再装入瓶中,加入酵母菌和冰糖,进行第二次发酵。二次发酵通常需40-50天甚至几个月,在过程中产生的二氧化碳逐渐溶解到酒中,就产生了香槟酒中曼妙的气泡。

  如果某年葡萄特别给力,也可以制成单一年份香槟(Vintage Champagne),那样价格就比较高。非年份香槟需陈放15个月才能上市,年份香槟则至少需要成熟3年。

  而想要做出粉色香槟酒,则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混酿法(Rosé d’assemblage),即在装瓶时加入10%-15%的香槟区产的红葡萄酒,以得到粉红色。另一种是浸皮法(Rosé de macération),要将两种香槟区的黑皮葡萄浸皮发酵,萃取果皮的深红色。不过大部分粉红香槟都采用混酿法,它的品质更可控一些。

  香槟酒以甜度为标准,拥有多种口感(以甜度升序),分为:绝干,特干,自然/干,半干,甜,特甜,绝甜。这个分级中,中法文字并不能完美对应,特别容易绕进去。既然有这么多甜度,说明它的灵活性很高,适配各种美食。

  而在大东部大区,最配香槟的则是超级少女粉的玫瑰色饼干——兰斯粉饼干(Biscuit rose de Reims)。别人家的饼干泡牛奶,而小粉它则是泡香槟。高颜值的搭配!当地人说,不仅是香槟,只要是香槟区出产的葡萄酒,想泡谁就泡谁,这么吃很优雅,很地道!

  她诞生于17世纪末的兰斯。最一开始,小粉的诞生源于面包师傅们朴实的愿望。17世纪的烤炉,生一次火,热炉子、烤面包、要花费不少的木料。自然而然,如果只烤一轮,不太划算。于是师傅们就在琢磨这个炉子的余温能不能烤点做面包的边角料。由此,他们就发明了一种面团,和面包一起烤制完成后,可以再扔进去烤干。这也是Biscuit(法语中“饼干”)一词的来源,Bis指”双,第二次”;Cuit指“烤熟”,合起来就是指烤了两次的东西。

  而小粉也并不是一开始就是粉色的,而是白色。后来师傅们想给面团添加一些香草的味道,但是香草荚是棕色,掺入面团后就会把白色“弄脏”。要知道,那时平民百姓还没见过巧克力和咖啡(巧克力17世纪从西班牙传入法国,是宫廷中的奢侈美食),饼干上的棕色斑点并不会让大家联想到什么好滋味。为了遮盖这个视觉上的“污点”,师傅们采用胭脂,干脆把饼干染成了讨喜的粉色。胭脂是天然色素放心吃。

  如今小粉的做法和250多年前也没差。成分不过是鸡蛋、糖、面粉,面点标准的三件套。做完迅速放入火中烤制,拿出来,切出想要的形状,最后再进炉烤一次,烤的干干的,就有了酥脆的口感。但是在制作过程中,小粉其实是很脆弱的。原料简单不代表没有秘方,其中的讲究也很多,至今都还是要用手工制作。

  大家知道历届的法国国王都是要去兰斯大教堂加冕的。传说在查理十世(1824-1830在位)在兰斯完成加冕典礼后,也爱上了这款小粉,还认证了一家制作小粉的作坊,让他们奉旨制作“国王的饼干”。后来,只要新国王在兰斯加冕前夜,都要遵循传统尝一尝这款曾经给查理十世带来好运的粉色饼干。他们在睡前把饼干泡进香槟里,放一整夜,如果第二天饼干完好,说明他的统治会风调雨顺,如果溶解掉渣了,那就要当心了!

  目前只有一家创立于1756年的Maison Fossier拥有250多年前的原版配方,并将它成功地商业化。他也曾是路易十六的皇家供应商,所以他家的品质依然杠杠滴。如果你在大东部生活学习,千万别错过兰斯粉饼干,这也是回国伴手礼的不二之选。粉粉的颜色谁人不爱,而还超级能抗,味道能保持一年,在节日纪念日开香槟的时候拿出来分享绝对是加分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