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3日,意大利罗马,出租车司机集会抗议,并在总理府附近点燃烟雾弹、鞭炮。优步公司的泄密文件点燃了出租车司机的怒火,司机们要求政府撤销“网约车准入”法案。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从充满活力的初创公司成长为价值数百亿美元的跨国企业,优步一直被视为“硅谷神话”的代表。然而,在创新的招牌下,这家公司的行事作风有时非常“老套”。从监控政府官员到鼓动全球员工暴力抗议,一系列不当行为让人们重新认识了它。

最新曝光的内部文件,详尽揭示了这家网约车公司如何不择手段地进行全球扩张。7月中旬,爆料者将12.4万份文件提供给英国《卫报》,内容涉及2013年至2017年间,优步如何在联合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的领导下,“以违法方式强行挤进新市场”。文件显示,该公司投入大量资金,争取政客、监管机构、亿万富翁和媒体大亨的支持。

这些文件表明,优步高管们对这些违法行为心知肚明。其中一位高管自嘲已沦为“海盗”,另一位则直截了当地表示:“我们就是犯法了。”

这些内容庞杂的文件被分享给国际调查记者联盟和美国《》、法国《世界报》等媒体。随着事件不断发酵,优步欧洲、中东和非洲前首席说客马克·麦克甘出面承认,自己就是“泄密的源头”。

“我有责任站出来,帮助政府和议员纠正一些根本性的错误。”他说,“从道德角度来说,我别无选择。”

2014年,优步在法国推出新业务,允许无证司机低价提供网约车服务,引发出租车司机强烈抗议。抗议逐渐演变成暴力冲突。一些高管担心情况失控,但卡兰尼克对此不屑一顾。他在一次内部交流中表示,“一切都值得”,因为“暴力能保证成功”。

文件透露,卡兰尼克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往来密切。《卫报》称,时任经济部长的马克龙曾不遗余力地帮助优步在法国扩张。他在短信中告诉卡兰尼克,为了帮优步铺路,他“已经与内阁中的反对者达成秘密交易”。

德国总理朔尔茨彼时担任汉堡市长,他坚持要求该公司“支付最低工资”,引来了优步高层的嘲笑。优步一位高管告诉同事:“(朔尔茨)真是个喜剧演员。”

美国总统拜登也难逃嘲讽。担任奥巴马的副手期间,拜登曾与优步高层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会面,他的迟到引起了卡兰尼克的不满。后者发短信给同事说,已经让手下通知拜登:“每迟到一分钟,跟我在一起的时间就少一分钟。”

这次会面之后,拜登修改了他在达沃斯论坛上的演讲。这位“优步的支持者”表示,优步让数百万人“自由地工作”,“他们想工作多少个小时,就工作多少个小时,可以随心所欲地生活”。

优步目前的市值高达430亿美元,已在40多个国家开展业务,每天运送1900万人次出行。从莫斯科到约翰内斯堡,通过向政府施压,优步要求各地修改法律,为“零工经济”铺路。

一份内部文件显示,2016年,为修改劳动法、平息反对声音,优步花费9000万美元进行公关。其策略通常是“越过市长、交通部门负责人,直抵权力中心”。为了影响政策制定者,优步向知名学者支付数十万美元,让他们鼓吹“零工经济是有益的经济模式”。

优步有雄厚的资金、顽强的游说策略,但结果好坏参半。在一些地方,它成功推动修改法律,造成了深远影响;在另一些地方,它受到本土竞争者压制,遭到政治人物反对。

每当遇到反对意见,优步就试图将其转化为优势,其做法通常是宣扬“新技术将改变陈旧的交通系统”,并推动政府改革。

无论在欧洲还是美洲,优步所到之处,总有担心生计的出租车司机抗议、。此时,卡兰尼克就会呼吁优步司机“站出来反抗”。他警告司机们,极右翼暴徒已渗透到出租车司机中,“一心想和他们打架”。他明确要求高管们“鼓励司机对抗”。

一位前高管告诉《卫报》,优步把司机当武器,乐见以暴制暴,让“争议持续燃烧”。

在内部电子邮件中,工作人员提到了优步在土耳其、南非、西班牙、捷克、瑞典、法国、德国、俄罗斯等国的“非法地位”及违法行为,但高管们不以为意。“我们在许多国家不合法,所以要避免发表敌对言论。”一位高管回复道。

避免麻烦的方法之一是阻挠执法。爆料称,优步内部有个“终止开关”,每当公司遭到突击审查时,高管们就会紧急向IT员工发出指令,切断对公司主要数据系统的访问,确保“警察得不到任何东西”。内部文件显示,这项指令在法国、荷兰、比利时、印度、匈牙利和罗马尼亚被使用了至少12次。

负责公共事务的优步高级副总裁吉尔·哈泽贝克回应泄密事件时表示,“优步是家与众不同的公司”,爆料只能说明过去,无法代表该公司的未来。

但在《卫报》专栏作家亚历克斯·马歇尔看来,优步的核心策略从未改变,他们以不公平的方式对待司机,这些“零工”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与之对抗。“(优步司机们)不想知道谁担任了什么职务,他们更关心如何养家糊口、支付账单和保住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