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日,十四运将在陕西西安开幕。相比过去两届全运会,十四运足球赛从一开始就有它的特殊性。这不仅因为是在疫情期间举办,赛制安排上,直到预赛开打前三个月才通知道:恢复01/02年龄组。而在03/04组,则是历史性地第一次引入超龄政策:每支参赛队最多可报2001-2002年龄段运动员4人。再加上运动员交流政策大开绿灯,以及一些特殊赛制的引入。无论是在十四运U18还是U20组别,黑马球队层出不穷,各种冷门不断上演。

以U18年龄段为例,传统4强山东、重庆、广东和吉林,只有渝粤两队闯入半决赛。而冠军球队陕西U18,是以上海海港青训为班底组建。但让人哭笑不得的是,从海港支援到陕西的这批小将,并非俱乐部03/04年龄段的最精英,诸如贾博琰、向荣峻等国青球员都是归属上海队,反倒方远、韩嘉文等2004年出生的国少球员交流至陕西队。而最终,更被看好的上海队无缘决赛圈,陕西队一路高歌猛进夺魁。而究其原因,超龄球员在U18组几乎等同中超外援的作用不容忽视。

例如陕西队头号球星阿布拉汗哈力克,今年多次在海港队担任中超首发,他在“降级”参加十四运03/04年龄段比赛时,确实展露出一夫当关的领袖气质。特别是半决赛对阵广东,在双方陷入僵持之际,正是阿布拉汗在中场抢断后传中造险,迫使广东队后卫手球送点,他操刀攻入致胜一球。而另一位生于2003年9月,但从小跟随01/02年龄段训练的国青快马艾菲尔丁艾斯卡尔,更是成为陕西队的头号射手。十四运5场他打入4球,最终捧得银靴,但要知道在本赛季中甲,艾菲尔丁已经打入2球、助攻5个。以职业联赛经历出战小年龄组全运会,在为陕西队夺金立下汗马功劳的同时,他俩在竞技层面上的优势可见一斑。

重庆、广东和江苏也有超龄强援助阵。尤其是广东队,摘取金靴和铜靴的帕尔曼江(5球)和陈祥煜(3球),分别出生于2001年2月和2002年2月。而球队中场核心候煜,也是01年龄段国青常客,甚至还在4年前,跳级至广东队99/00年龄段参加十三运。至于重庆和江苏,分别也有田翔予/胡兴雨、黄蒋大亚/李贤成等国字号大龄球员助阵。可以说在U18年龄段层面,对于超龄球员的使用犹如泛滥成灾。而通常在关键比赛中的关键时刻,就是比拼各家球队超龄球员的大赛素质。阿布拉汗能在半决赛关键时刻造点,帕尔曼江季军战梅开二度率队夺铜,就是超龄球员改变整个比赛战局的具体表现。

打入5球捧起全运会U18组金靴的帕尔曼江,不仅拥有中超经验,同时也是一位超龄球员。

当然,这一特殊政策的实施,也让很多屹立于03/04年龄段青训的球队吃亏不少。比如亚军重庆队,虽然两大超龄田翔予、胡兴雨也曾多次入选国字号,但在队中,是以绿叶角色存在,而且远不及阿布拉汗、帕尔曼江拥有多场中超经验。相反,该队的第一、二号射手宋攀和龚芸杨,都是生于2003年。决赛对阵陕西时,重庆队在占据优势之际未能一击制胜,一定程度上就是在于超龄配置的劣势。

相比U18年龄段,十四运U20年龄段未有超龄政策。但是,由于该年龄段是在去年12月底被临时通知恢复,比赛成色打了不少折扣,甚至还有一些突发情况影响战局。

比如中超卫冕冠军江苏队,本来该队01/02年龄段属于国内准一流,也有郑雪健、马辅渔等国青常客。但由于俱乐部解散,江苏该年龄组压根没有报名,结果江苏足协则是全面押宝03/04年龄段。而被视为夺冠热门的北京队,则是代表国安征战亚冠期间,因为队中多人感染新冠,被迫只能派出二队出战决赛圈,最终两战皆负无缘4强。当然,还有一些球队是在大、小年龄段进行战略性选择,特别是在03/04年龄段首次引入超龄政策后,导致陕西、广东等队将个别大龄核心球员划归至小年龄段,言外之意就是半放弃01/02、押宝03/04。最终,这几家做出战略调整的球队,基本都在U18组收成正果(至少进入4强)。

而在U20和U18同时杀入决赛圈的湖北和浙江,此番并未舍大求小,浙江U18甚至连一个超龄名额都未用到。结果在U20年龄段,两队是以黑马成色力压上海和北京晋级。而对比U18组,U20组四强都不是该年龄段传统豪强。除了新疆曾在数年前夺得一次全国锦标赛冠军,四川、湖北和浙江都有十足的黑马成色,相反山东、上海、北京、广东等昔日全国冠军纷纷折戟。

对比北京和广东因为各自特殊情况折戟,上海和山东的落马,还是受到十四运赛制特殊性的影响。首先是在预赛分组时,抽签分档并不是以该年龄段国内青少年比赛成绩作为标准,而是取决于十三运的各队成绩,即97/98年龄段。结果山东、上海、新疆、广东被分入死亡之组,山东和广东是在预赛出局。进入决赛阶段后,小组赛的特殊赛制也让冷门频出。从十三运开始,男足小组赛采取每场决胜制(90分钟战平以点球大战决出胜负),而非小组循环赛,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大比赛结果的偶然性,也让很多处于弱势的球队,从比赛一开始就以防守为主,甚至不惜拖入点球决胜。好比头顶青超冠军出战十四运的上海U20,这次小组赛按照常规时间成绩计算,本是1胜2平拿到5分。但由于要在每一场比赛决出胜负,上海队连续在点球大战不敌湖北和浙江,从而爆出冷门无缘4强。

回溯至上一届全运会,由郭田雨、赵剑非领衔的山东U18,就是在小组赛中倒在点球决胜环节。实际上,全运会足球赛之所以要从2017年改变小组赛赛制,本意为了防止2013年上海辽宁2比2挤掉四川的默契球悲剧,但在无形之中,还是很难确保绝对100%的公平性。不仅如此,在十四运U18组预赛阶段,此番又别出心裁地增设一个“预赛第一VS相邻小组预赛第二”的复赛制。结果就是在这一阶段,以何小珂等十余名国青球员领衔的山东U18,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被湖北队所淘汰,结果也是倒在点球大战环节。

毫无疑问,诞生于特殊时节的十四运足球赛,在多项特殊政策以及特殊赛制的影响下,成为黑马的温床。9月16日和18日,U20组将会上演半决赛、铜牌战和金牌战。在陕西U18爆冷拿到金牌后,U20组也将诞生新王者。

射手榜前三名:金靴5球:帕尔曼江克尤木(广东队);银靴4球:艾菲尔丁艾斯卡尔(陕西队);铜靴3球:陈祥煜(广东队)、宋攀、龚芸杨(重庆队)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